“好莱坞化”的奉俊昊,为什么仅仅是韩国电影产业的个例?

原标题:“好莱坞式的”奉俊浩,为什么它只是韩国电影工业的一个例子?

Image Source

vision China

文怡穆电影,作者,July

specification。

就《寄生虫》本身而言,韩国制造最终赢得了奥斯卡的认可。背后不仅仅是冯俊浩和他的团队在创作上的成功,还有商业和资本水平。拥有CJ集团的资源和副总裁李的个人海外联系人。

《寄生虫》,一个足以称得上“好莱坞”的韩国故事制作过程,实际上展示了奉俊昊与资本运营的不同之处。

此外,从《雪国列车》开始,冯俊浩自己的创作道路已经与好莱坞有了更多的交集。然而,在与好莱坞的合作中,冯俊浩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拥有自己的创作主动权,这也使得冯俊浩与众不同。

因此,奉俊浩拿了他的《寄生虫》,赢得了这次胜利。然而,与目前的韩国电影业相比,奉俊昊显然不能代表整个行业,只能被视为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

1。好莱坞“首都”:韩国制造的好莱坞。

据一些美国媒体报道,《寄生虫》并不“冷”,感觉“好看”,而且“很难让人觉得这是一部外国电影”。原因是这部电影通过好莱坞式的叙事讲述了一个亚洲的故事。

事实上,从回到《寄生虫》盘的角度来看,电影达到“好看”的过程是一个完整的好莱坞式的韩国制造过程。特别是,电影背后的团队建设和资本运作机制对好莱坞来说已经足够了。

一方面,在具体的拍摄过程中,奉俊昊采用了好莱坞式的高效流程模式,韩国电影精英,包括摄影导演洪敬标和艺术导演李夏正加入了《寄生虫》团队。

在创作方面,奉俊昊不仅为《寄生虫》聚集了这些精英人才,而且还创造了一个完整的整体,决策清晰、效率高、协调性强,以每一个人为创造者,实现了更高程度的产业化,更符合好莱坞的制作标准。

另一方面,《寄生虫》在资本水平上的差异更直接地凸显了奉俊浩的特殊性。这迫使《雪国列车》处理此案并捐款帮助《寄生虫》的CJ副总裁李。

事实上,李也是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的成员,拥有奥斯卡候选人的投票权,在好莱坞拥有相对稳固的关系网。凭借多重身份,奉俊昊的作品不再局限于韩国市场的所有创作方面,而是更多的好莱坞模式和视角。

但回顾过去,《寄生虫》的好莱坞式制造模式早在冯俊浩尝试《汉江怪物》的冒险创作时就已经体现出来了。《汉江怪物》赢得了第一波韩国电影资本的最后一次慷慨捐赠,也让奉俊昊在资本的帮助下与好莱坞进行了第一次接触。

为了克服技术上的障碍,奉俊昊召集了好莱坞顶级制作团队,他们参与了《哈利波特》系列、《指环王》电影和其他电影,与韩国团队合作。2006年120亿韩元(约7000万人民币)的制作成本远远高于其他韩国电影,但也吸引了超过1300万观众。

很明显,足够的“好莱坞”资本运作和团队建设模式已经成为了冯俊浩本人的独特气质。

2。海外自主

国际创造。

撇开团队和资本的外部条件不谈,冯俊浩自身的内在技能是她与众不同的另一个重要因素。由于其他原因,早就进入好莱坞的奉俊昊掌握了最大程度的创作自由和决策权,并借此机会与好莱坞积累了一系列的功夫接触。

如果《汉江怪物》是冯俊浩与好莱坞的第一次成功接触,那么《雪国列车》是他在好莱坞的第一部真正的作品,幸运的是根据他的想法实现了。

作为一部由多个国家联合制作的大型电影,耗资4000万美元的《雪国列车》并没有遇到任何意想不到的融资困难,最终CJ决定承担全部制作成本。这使得《雪国列车》成为一部由韩国控制的好莱坞电影,而冯俊浩可以拥有完全的控制权。

就结果而言,朴赞郁的《《斯托克》》和金知云的《《背水一战》》、奉俊昊的《《雪国列车》》的横向比较赢得了近1000万的电影观众和8676万美元的全球票房,这是韩国导演同时进入好莱坞的最佳结果。

不仅朴赞郁和金知云在进入好莱坞时遭受了失去作品话语权的痛苦,而且大多数非欧美导演在进入好莱坞时也总是受到各种限制。我不得不说,冯俊浩做出了一个更安全、更正确的选择,这也为他未来的海外之旅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接下来的《玉子》集合了奉俊昊擅长的许多元素,同时也在很大程度上集合了一些好莱坞元素。然而,冯俊浩发现这部电影的预算已经达到500亿韩元(约3亿人民币)。2015年,韩国电影业进入了增长放缓阶段。这样的预算已经超出了大多数韩国生产企业的投资范围。

只能在海外寻找机会的奉俊浩,的确经历了一个艰难的过程。幸运的是,网飞当时正计划进入电影业。该片与苦苦挣扎的冯俊浩一拍即合,并与《B计划》共同制作了《玉子》,确保了冯俊浩对这部电影的最大权利。

虽然《玉子》错过了2017年的金棕榈奖,并成为戛纳电影节70周年纪念活动中最具争议的话题,但这意味着奉俊昊离“好莱坞”又近了一步。

一路走来,能够在海外为自己保留更多的创作自主权是今天的奉俊昊不可避免的成功。

3,奉俊和韩国导演

韩国的变化。今天

《寄生虫》的成功,在某种程度上,确实表明韩国电影已经向国际化迈出了一大步,但更重要的是,它们应该完美地融入好莱坞主导的体系。

从更具体的角度来看,这意味着国际化需要的不是更具韩国电影特色的导演,至少不是现在的朴赞郁、金基德等。但是像冯俊豪这样的导演能够在很大程度上平衡类型元素和现实主义,并且能够完美地将创作和制造与其背后的操作机制结合起来。

事实上,国际市场不仅需要韩国电影导演更“奉俊昊”,还需要整个亚洲市场。

然而,相比之下,当前的韩国电影业似乎正在迎来一场新的革命。对“奉俊浩”的需求没有国际需求高。

对进口电影的工业化和商业化有着高度的影响。在有限类型和主题赛道上反复放映的韩国本土电影将在2019年出现下滑。今年下半年的票房表现不会上升,而是会下降。整个电影业显然已经陷入了一个瓶颈期。其中,2019年票房前10名的6个座位仍被进口电影占据。

虽然2019年韩国电影市场有一部《极限职业》的本土类型电影,在历代的观影人数中排名第二,但它似乎与过去着名的韩国类型电影不同,《极限逃生》是相似的。可以看出,随着本地市场更加关注《极限职业》 《极限逃生》等更新的本地电影,韩国电影业迎来了一个必须改变的节点。

从《寄生虫》在韩国本土市场的具体表现来看,这个问题可以进一步说明,即韩国市场对旧式本土电影的需求已经下降。尽管获得了金棕榈奖和奥斯卡提名的双重荣誉,《寄生虫》已经延长了发行时间,但它只吸引了超过1000万的观众。尽管这部电影的票房成绩在2019年排名第五,但在前几个朝代它都跌出了前20名。

不难发现国际市场的需求与韩国的需求相冲突,甚至越来越大。对冯俊浩来说,他的出现是必要的,但在这个矛盾的节点上也是一个特例。在这种双重影响下,未来的韩国电影业很难再生产出第二部《奉俊昊》。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身份证:泰美蒂),或下载钛媒体应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亚洲成人视频在线|成人网站视频|成人在线观看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