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局势怎么走?胡锡进采访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

香港的情况怎么样?胡夫与何均瑶交谈

胡夫今天会见了香港着名的立法会议员何均瑶,听他分析:香港的示威人数明显减少,但暴徒的破坏和袭警行为更为严重。你觉得这一切怎么样?

何春耀和胡夫谈香港暴动的前景

《胡侃》 672

以下是完整的采访:

胡锡进:你对香港目前的形势有什么看法,是逐渐下降还是仍在上升?

何均瑶:过去的4个月非常紧张。现在它看起来像一个平头。停一会儿,但我不想下去。将来我应该再把它推上去。

胡锡进:但是在香港参加示威的人数明显减少了。你认为这个事实怎么样?

何均瑶:是的,看起来人少了,但是他们做的事情比以前更激烈了,而且分布区域更广,所以这一点不可低估。

胡锡进:有人认为很多中间的人已经厌倦了香港不断的动荡,这种动荡已经影响了香港的经济和每个人的生活。许多人逐渐远离这些非常凶猛的人。这种分析合理吗?

何均瑶:这是有道理的,但他们做的最根本的事情是在香港进行“颜色革命”,这还没有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想要什么?也就是说,“831”应该尽快废除,实行“双普选”。当然,现在这种情况是不允许的,因此他们将继续为下个月11月24日的选举竞争席位。这将影响明年的选举和我们选举委员会的组成。

胡锡进:但也有人说他们要求的绝对“双普选”是不现实的,因为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别行政区。也就是说,许多人仍然有这样的政治现实感,认为他们的目标是不现实的,所以他们不支持他们的目标。

何均瑶:大部分香港人都很聪明,但不应该低估他们。如果有10%至20%的香港人持相反意见,那么这个数字是不小的。就730万人而言,10%超过70万,20%超过150万。过去,当我们看到过去几个月的暴乱时,成千上万的人跑了出来。一旦他们游行100万,也就是6月9日,然后在6月16日,他们说200万。当然,这也是一种夸张。但总的来说,有10万人在街上吵闹和争吵,这已为香港增添了麻烦和混乱。

胡锡进:你认为香港警方制止暴力和控制混乱的能力如何?

何均瑶:他们最近的所作所为非常积极,也非常努力。事实上,维持香港的治安,有赖一支英勇忠诚的警队。如果真的出现人手短缺的情况,我们也可以在香港现有的法治基础上,增加人手,令我们的秩序尽快回复正常。

胡锡进:你认为香港警方可以扩充队伍吗?或者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是警察,但他们也可以参与维持秩序。有这样的手段吗?

何均瑶:后者更难,但并不禁止。不过,最好是根据我们现行的法律,即根据《警队条例》第24条,我们的警务处处长可以聘用临时警务人员,人数不限,但他们的待遇与普通警务人员相同。

胡锡进:这些临时警察一定是香港永久居民吗?

何均瑶:不需要。正如我们最近所看到的,从安全的角度来看,去赛马俱乐部相对简单。来自非洲民族的人被雇为保安,尼泊尔人也受雇于地铁。其中一些人拥有香港永久居留权。然而,在第二十四条(第《警察条例》章,第232条)中,临时警察可以在世界各地雇用,包括我们的祖国、退役军人和退役武装警察,而不是简单地雇用香港居民。这些规定也可以通过这一计划引入,并且不会影响国家对香港的高度自治。事实并非如此。因此,我们香港人可以解决自己的问题。

胡锡进:这合法吗?

何均瑶:如果符合法律,绝对没有问题。

胡锡进:你认为香港的整体未来如何?

何均瑶:一般来说,应该是好的。J

何均瑶:七月和八月,有很多。我的立场一直很明确。我想反对“香港独立”。我也会对任何对我们有影响的事情说“不”,所以我在7月受到了最大和最沉重的打击。我已经说过,我不会重复。但是现在一系列的工作已经针对我,超过20个。投诉,破坏,威胁,骚扰我的家人等等也发生了。我想这现在会停止一点。但我看到的是,统一法的干预已经蔓延到其他立法者。昨天是荣海恩的办公室,平时相对安静,也受到了打击。

胡锡进:你在大陆很有名。你想借此机会对大陆的公众说些什么吗?

何均瑶:我非常感谢中国同胞和海外华人,我也非常关心香港的情况。我在网上受到了很多鼓励和鼓励,所以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得到了每个人的支持。我也有勇气面对香港的暴徒。谢谢你。

胡锡进:谢谢大家。

来源:胡锡进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