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气法有望今年修订空气质量标准已16年未更新

应该如何修理《大气污染防治法》?

中国清洁空气联盟,一个环境公益组织,提出了四点建议。

1987年,中国颁布了空气污染防治领域的基本法律文件《大气污染防治法》(以下简称《大气法》),随后根据需要于1995年和2000年进行了修订。《大气法》的前两次修订分别耗时8年和5年,自第二次修订以来已历时15年。

面对严峻的空气污染挑战,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这条法律:哪些方面需要加强和改进?哪些法律障碍仍然需要解决?如何更快地减少污染,交换更清洁的空气?

2014年12月22日,新修订的《大气法》首次提交NPC第十二届常务委员会审议。据消息来源称,《中国经济周刊》修订版预计将于今年完成。由清华大学、环境保护部环境规划研究所、环境保护部环境工程评估中心、复旦大学、南京大学、北京师范大学、环境保护部环境科学研究所、北京大学、环境保护部机动车排放监测中心、中国人民大学等十家中国清洁空气领域核心科研机构发起成立的中国清洁空气联盟(China Clean Air Alliance)最近发布了《大气法》(以下简称“《大气法修订建议汇编》”)报告。

中国清洁空气联盟秘书处主任谢红星告诉《建议》,《中国经济周刊》的发布旨在突出《建议》修订中需要注意的几个关键问题,收集整理各方的建议,希望能引发更广泛、更深入的讨论,为法律的修订提供有益的参考。

建议1

空气质量标准可以每5年评估一次吗

-以前的标准已经16年没有更新了

《大气法》认为应该首先建立一个更新空气质量标准的长期机制。现行《建议》只规定“国务院环境保护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制定和公布国家大气环境质量标准”,没有明确的评价和更新机制。以前的空气质量标准于1996年修订,16年后更新。在这16年中,影响我国空气质量的主要污染物和空气质量对公众健康的影响发生了很大变化。标准的更新似乎在管理对公众健康有重要影响的可吸入颗粒物2.5污染方面滞后。因此,建议《大气法》的修订应建立空气质量标准的评价和更新机制,如规定标准是否需要至少每5年修订一次,并确保评价过程和结果的公开性和多方参与。

建议2

完善企业排污许可证制度

-只对新建设期进行审批,对运营期缺乏监管

《大气法》认为现行《建议》规定了排污许可证制度,但目前没有更详细的规定。在实践中,随着总量控制制度的建立,排污许可证制度逐渐形成。主要通过本地实验探索其系统形式和监控方法。此外,由于当地环境管理能力的限制,排污许可证制度没有发展成为一种全面系统的监管方法。相反,它变成了一个简单的“认证-替换”过程。此外,缺乏与其他环境管理体系的有机结合,未能有效服务于空气污染源的有效监管。

专家呼吁排污许可证制度成为发达国家有效的污染源监督制度。中国已经研究了将近20年,但还没有理解和学习它。在《大气法》的修订中,应完善排污许可证制度,将其作为规范企业排污和政府监管的核心制度。

”目前的排污许可证只是一张纸,主要是针对新建设时期企业或建设项目的预批准。目前,在企业和项目获得批准并进入运营期后,我们非常缺乏监管。”中国清洁空气联盟秘书处主任谢红星告诉《大气法》

-改变“抓人关门”的旧处罚。根据现行的《中国经济周刊》,为了补偿“终生制”,对严重空气污染事故的最高处罚金额为“不超过50万元”。在提交审查的修订版《大气法》中,该条款已被取消。如何扭转“高守法成本、低违法成本”的现象,是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

前环境保护部总工程师、中国工业环保促进会主席、中国环境科学协会副主席杨朝飞认为,修订《大气法》要遵循几个原则来解决违法成本低、守法成本高的问题:第一,对于超过排污标准的企业,征收的环境税必须高于其控制成本,否则企业就没有控制污染的积极性;第二,环境损害必须得到赔偿,这是一项终身的、不可推卸的责任。水俣病已经在日本发生了50年,污染企业仍在支付赔偿金。第三,必须没收违法者的非法收入,必须通过计算没收污染环境的非法收入,从而使违法者付出高昂的代价,甚至失去所有的钱。

此外,外国应该确定尽可能多的负责人,因为大的环境污染不能由老板或企业来补偿。只要企业造成环境污染事件,直接责任人无法赔偿,就应联合调查相关连带责任人,包括贷款给企业的银行和保险公司,以及从企业获得红股的股东。

杨朝飞告诉《大气法》,《中国经济周刊》的这次修订是执法部门非常重要的法律武器。然而,在执法过程中,我们应该转变观念。过去,我们严厉惩罚任何违法的人,处以罚款和判刑。然而,我们的环境法治是为了解决空气污染问题。我们惩罚了企业破产,并逮捕了负责人。谁将控制最终的污染?谁将赔偿污染受害者的损失?

“为了解决环境问题,我们不能只满足于对责任人的罚款和惩罚。我们必须赔偿人民遭受的损失。我们的法律有很大的缺陷。对环境责任的认识存在缺陷。如果我们和人打交道,这个案子就完了。”杨朝飞说道。

建议4

解决环境执法资金和人员不足的问题

环保部门应该成立一个单一的空气控制机构

杨朝飞说,我国的环境执法现在面临着很大的尴尬,即很多人违法,但环境执法却不到位。环境法执行不力将在两个方面造成社会不公正:第一,污染者和污染受害者之间存在不公平问题,污染者获得了过多的利益,而污染受害者承担了环境成本;其次,污染者之间也出现了不公平的问题。

许多专家认为,环境执法不到位,主要是因为缺乏具有相应素质的执法团队。

环保部环境经济政策研究中心政策司司长沈小月告诉《大气法》,企业肆意违法的成本很低,环保部门压力很大,执法能力不足。由于人员配备问题,县级环保部门缺乏人员、技术和知识。“我国公务员的编制由各部门的总量控制。如果环保部门想增加,就必须减少其他部门的数量。因此,尽管环保部门呼吁了很长时间,但控制仍然非常严格。”沈小月说道。

《中国经济周刊》认为空气质量管理应遵循科学指导和决策的原则,实施空气质量达标规划管理模式。如果决策有良好的科学基础,就需要大量专业技术人员和专家的支持,包括

目前,虽然国家已经下达了许多空气污染控制任务,并拨出专项资金开展空气污染控制工作,但开展空气质量政策研究和管理的人员数量并没有多大变化。大多数地级市的环保局没有专门的空气污染部门,负责空气质量管理的人员非常有限。此外,专职科研人员的数量和能力存在很大差距,这使得许多任务难以完成。政府可以考虑在新的《建议》中设立地区或省级空气质量研究中心,并通过政府采购服务促进环境服务的发展,以缓解当地专业人员的短缺。

杨朝飞认为,世界各国都存在资金和人员短缺的问题。即使在发达国家,仅仅调查和惩罚政府部门的违法行为是不够的。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依靠信息公开和群众来监督和报告环境执法。"要形成一个完善的社会治理体系,我们不能仅仅依靠政府."杨朝飞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