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食品角度透析我国农产品消费变迁

根据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报告,将制定一个具体的方案。到2020年,中国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到2027年,中国城市化水平将达到70%。工业化进入中后期,意味着人民生活更加富裕,各项社会事业进入新阶段。一个重要的迹象是,食品消费将达到一个高水平的平衡,特别是动物食品消费将达到一个动态和稳定的峰值水平。在这个过程中,受我国国内资源和环境的制约,一方面,我们需要利用两个市场和两种资源为自己服务;另一方面,由于传统上依赖饲料进口,我们需要淡化我国农产品集中进口来源带来的风险。从长远来看,全球粮食市场将保持相对稳定,随着技术进步和全球生产效率的提高,包括水产养殖产品在内的农产品实际价格将趋于下降。

农产品消费快速增长

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和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提高,中国居民农产品消费呈现总量快速增长、结构快速升级的新局面。

1。居民农产品消费总量快速增长“从粮食角度来看,人均消费和口粮糖消费总量在过去30年基本达到峰值,植物油需求进入快速增长期,并逐渐达到峰值。具体而言,中国植物油消费需求总量从1998年的1100万吨增加到2014年的2600万吨,年均增长近5.5%。植物油人均消费量从1998年的8.8公斤增加到2014年的19.3公斤,超过了世界平均水平16公斤,逐渐接近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25公斤。

2。居民食品消费结构的快速升级

由于经济增长、收入和城市化水平的提高,居民食品消费结构(本文中的食品和食品两个概念是等价的)得到了快速升级。淀粉和纤维食品消费稳定,动物食品消费快速增长。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统计数据,2014年中国肉类总产量为8707万吨,禽蛋产量为2894万吨,奶产量为3725万吨,水产品产量为6450万吨,肉、蛋、奶总产量达到2.18亿吨。1996年,中国肉、蛋、奶总产量为1亿吨,18年间年均增长1.1倍,同期人口仅增长12%,人均动物蛋白水平约翻一番。

由于食品消费结构升级,动态食品消费快速增长,导致饲料谷物需求快速增长。以玉米为例:2003年至2014年,中国玉米产量从1.16亿吨增加到2.16亿吨,增长1亿吨,年均增长率为6.4%。同期,国内玉米消费量从1.17亿吨增加到1.7亿吨,增长45.3%,年均增长3.8%。事实上,直到2012年,国内玉米消费增速一直高于生产增速,这使得中国成为玉米净进口国。2014年后,由于总需求下降,玉米消费增长率下降,但中国玉米净进口国的总体情况没有改变。此外,对高粱、大麦和其他饲料的需求也迅速增加。

总体消费的测量

为了测量中国粮食总消费的变化特征,需要构建一个抽象的粮食总消费指数。本文利用恩格尔系数、收入和价格之间的关系,构建了一个粮食总消费指数,用以评价粮食总平均消费的变化。

具体来说,如果假设城乡居民的一篮子食品消费是一个整体,这种抽象的食品消费概念对应于食品消费价格指数,计算出的食品消费指数在时间序列上具有可比性。如果以1983年的城乡居民消费为100个基数,2013年中国居民的食品消费指数为295.7,增长了约2倍。同期,城镇居民食物指数呈上升趋势

从检验指标的角度来看,宏观数据可用于一般性比较:1983年,中国人均粮食产量为376公斤,2013年为443公斤,增长17.8%;1983年中国人均肉类产量为13.6公斤,2013年为62.7公斤,增长360.8%。1983年,中国人均水产品产量为5.3公斤,2013年为45.4公斤,增长756%。与食品消费指数相比,肉类消费在食品消费总量的增长中起着最大的作用。从1983年到2013年的增长数据来看,肉类消费增长了3.6倍,接近食品消费指数的增长。一般来说,可以推断,肉类消费支出的比重在整体食品消费指数中所占比重较大,这与实际感知和中国食品消费结构变化的总体趋势相一致,即动物性食品增长占主要地位。

农产品消费变化的主要原因

1。收入增长带来农产品消费总量的扩大和消费结构的改善

以2012年为例,收入最高的10%城市家庭人均现金消费支出为10,323元,是收入最低的10%城市家庭人均现金消费支出3,310元的3.1倍。如果把收入差距理解为经济发展的合理路径,那么横截面上的收入分组可以作为时间序列上经济增长的参考,这意味着在经济增长过程中,随着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对食品消费的需求也在迅速增加。同样,农村地区的情况也类似。毫无疑问,食物的总体收入弹性随着收入的增加而降低,所以在收入增长的早期,食物消费支出的增长由收入增长带来的是非常强劲的。

在食物总量不断扩大的同时,食物消费结构也在迅速变化:

(1)蔬菜食物的消费在减少:具体来说,食物和蔬菜的消费在不断减少。以1990年为基期,2012年城镇居民粮食消费为1990年的60.3%,蔬菜消费为81%。同期,1990年农村居民粮食消费为62.7%,蔬菜消费为63.2%,降幅较大。

(2)动物性食品消费增加:肉类和水产品消费快速增长,白肉消费增长快于红肉。以1990年为基期,1990年城镇居民猪肉消费量为115%,1990年家禽消费量为314.3%。2012年城镇居民水产品消费量为1990年的197.5%。

(3)健康食品消费进一步增加:对乳制品、水果等食品的需求进一步增加,食品结构多样化突出。2012年,城市居民1990年鲜奶消费量为301.3%,水果消费量为136.3%。同期,1990年农村居民乳制品消费为480.5%,水果消费为387.3%。

2。城市化水平的提高进一步促进了粮食和农产品消费的增长。

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近年来呈现加速发展的新局面。从1978年到1998年,中国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从17.92%上升到33%,历时20年。从1998年到2010年,中国城市人口的比例从33%上升到50%,仅用了12年时间。截至2014年底,中国城镇化率达到54.8%。当人口从农村转移到城镇时,人们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将会发生很大的变化。饮食的变化是典型的。除了收入和文化的影响,食物的可获得性,如流通市场的数量、距离等因素,将极大地影响人们的消费行为。例如,在传统意义上,农村猪肉消费往往来自“老猪”,而家庭全年猪肉消费来自腊肉和其他熏制产品,而城市居民的猪肉消费来自消费市场的购买,生活方式的改变大大提高了肉类消费水平。

未来主要趋势判断

1。从动态的角度来看,随着城市化和工业化的逐步推进,最终趋于稳定,人口结构和收入水平将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粮食消费将会升级

通过比较日本的食品营养数据,我们可以发现日本的食品消费总量在1990年达到顶峰,并趋于稳定,而同期日本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约为25,000美元,而中国将在2030年达到这一水平。根据比较结果,可以大致判断:第一,未来15年,中国粮食消费需求增速将逐渐放缓,并达到稳定状态;第二,由于国内资源和环境的压力,农产品的需求必须通过进口海外资源来满足,相关的粮食进口将进一步增加。第三,由于中国粮食需求的总体规模非常大,相对于进口的增长,要解决中国的粮食安全和粮食需求仍然需要以国内生产为基础。

2。历史上“在加入世贸组织之前,国内粮食消费水平主要取决于国内农业生产资源。然而,随着经济和社会的进一步发展,国内农业生产在粮食消费之前达到高峰,使得中国农产品进口正常。在新的正常经济背景下,农产品进口增长是不可逆转的趋势。

3。从未来发展趋势来看,“由于革命性的重大技术进步依赖于持续的技术积累,目前对农业组织的制度创新没有重大制约,中国的农业生产很难像“杂交水稻”和“报酬与产出挂钩的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那样实现跳跃式增长。相反,农业生产的边际成本已经很高,不具备进一步增产的经济实力。此外,在资源和环境等负面外部效应的压力下,以农产品进口为指标的资源投入是可行的解决方案。最后,随着粮食消费高峰的实现和高水平市场均衡的实现,国内农业生产和农产品贸易将进入动态稳定状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