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暴跌 3000 亿背后的 360

看到高楼耸立,看到建筑倒塌。

当360铃响起时,红色的领导人满脸笑容,景色也没有什么不同。这无疑是他商业生涯中最辉煌和辉煌的时刻!然而,面对波云变幻莫测的资本市场,这位顽强的红衣主教不由自主地对“我的生活失败得如此之惨,毫无意义”表示遗憾。

2018年2月,继分众传媒和巨人网络之后,另一家公司以“后门”岐狐360的形式重返a股。借壳上市后,市值最高达到4538亿元。在经历了市值的剧烈变化后,目前的总市值只有1400亿元左右,大幅下跌超过3000亿元,这是不可思议的。

360周弘毅带着全国各地的股票投资者乘坐360度过山车。过山车的起伏让股票投资者遭受巨大损失,血流不止。追逐高价的股票投资者想哭,独自在山里感到悲伤。360这是以割韭菜的速度,“击败”了全国99%以上的股票,问“还有谁比360名股东更糟糕?

长期以来,a股缺乏高增长率的一线互联网公司概念股,这使得乐视和暴风对创业板的估值很高。在这种背景下,那些认为自己被严重低估的中国股票有回归故里的想法,包括周弘毅和他的岐狐360。

从未退出的岐狐360,是什么样的企业?

‘周组长’360更像是一家‘私营企业’,一家比‘锐步’创立的小米更有个性的公司。然而,各种标签都贴在周弘毅身上,如战士、颠覆分子等。这些矛盾的标签似乎描述了周弘毅,但它们也附在360上。

1。岐狐出生:雅虎中国的企业家,出生于湖北黄冈,成长于河南郑州的周教主。在研究生期间,他迷上了软件技术,并开始尝试开发游戏软件和反病毒产品,为他未来的商业布局奠定了基础。大学毕业后,周弘毅加入了当时信息技术精英云集的北京大学创始人行列。

1998年10月,周弘毅创办了北京3721科技有限公司,开始了强大的创业生活。2001年,在互联网泡沫时代,3721提早盈利。到2003年,装机容量达到7000万台,市场份额超过80%。当时,齐向东已加入3721成为3721的总经理。2003年11月21日,周弘毅将3721卖给雅虎中国,结束了其首次商务旅行。2004年3月,周弘毅成为雅虎中国总裁,齐向东成为雅虎中国副总裁。

周教主于2005年7月离开雅虎,齐向东于8月离开。周鸿和齐向东离开后,半数以上的前雅虎中国员工跟随他来到岐狐,带领前雅虎搜索的核心技术团队创建岐狐公司,重新启动搜索领域的布局,创造新的搜索产品。

2。岐狐的探索时期:从搜索者到反病毒服务器

岐狐在创建后被定位为搜索技术提供商,其主要业务是帮助主要社区和论坛提高搜索能力。然而,社区搜索没有成功。2006年初,岐狐斥资1000万元现金收购益智堂开展无线增值业务。

2006年3月,红杉、CDH、IDG和天使投资人周弘毅在岐狐共同投资2000万美元。完成第一轮融资后,周鸿成为岐狐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重新确立了公司的业务发展方向,并决定从“社区搜索”转向杀毒。

2006年7月,“360保安”诞生,2006年11月,岐狐完成了由红点参与的高地资本伙伴牵头的第二轮融资2500万美元。2007年9月,岐狐宣布360名保安员的用户数超过瑞星和金山,成为中国最大的安全软件。

3。360转型:从单一产品转向安全平台

2008年3月,360家官方网站完成了从产品到安全平台的转型。2008年,奇虎360推出了杀毒软件的测试版和360安全浏览器。2009年9月,奇虎360发布了官方版本的杀毒软件。2009年10月,奇虎360发布了世界上第一个颠覆性的、永久的和免费的360反病毒软件。实现了360个防病毒用户的几何倍数增长。截至2010年1月,360名防病毒用户还

截至2010年1月18日,360名防病毒用户已超过1亿。在网络安全市场获得大量用户后,360开始借助“网络安全平台”拓展业务,进入网站导航、软件下载、手机安全等多个领域。同时为在线游戏公司、电子商务网站、软件和应用程序以及其他合作伙伴提供服务。根据岐狐360年报,截至2012年12月,360拥有4.56亿活跃用户,覆盖中国互联网用户的94.2%。

从3721年雅虎中国到360年,周弘毅从未停止探索进步的步伐。公司的业务已经遍布搜索引擎、互联网安全软件、金融、科技、视频直播等行业。今年4月,周弘毅宣布进入政企证券市场。在他的领导下,360一直在发展自己的互联网领域。在他的领导下,360也稳步前进,从未自满过。

4。奇虎360经历了跌宕起伏,并于2018年2月重返a股。

为什么360回归a股?周教主说:“360回归只是开始。中国应该有一个与国内生产总值相匹配的资本市场。优质企业将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中国股市,给我国a股投资者带来更好的回报。“

360借壳江南嘉杰作为a股回归的领跑者,其业绩承诺是2017年至2020年,不含不归母公司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2亿元、29亿元、38亿元和41.5亿元,合计130.5亿元。2017年,360扣除股东应占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27.5亿元,比首次业绩承诺的22亿元多5.5亿元。回归a股后,360家公司交出了第一张成绩单:超过了此前对2017年业绩的承诺。

2019年4月15日晚,360家公司发布了2018年度报告。财务结果显示,360家实现营业收入131.29亿元,同比增长7.28%。然而,应该指出的是,在2018年的特定季度,第二季度的收入增长了18.93%,第三季度增长了4.6%,第四季度增长了7.5%。从财务业绩来看,2019年的收入开始逐渐放缓。

与高于预期的收益相反,是股价暴跌,佘艳金融记者认为这是由于360年代想象力的丧失。换句话说,360年代的个人电脑互联网业务增长有限,落后于移动互联网趋势。除了高估值和内部矛盾,现在“世界已经改变,业务突破困难”。

以搜索为例。2012年8月16日,360搜索正式启动,并迅速占据了10%的搜索市场。2014年,市场份额一度达到30.32%。

根据2018年7月的数据,360搜索仅占个人电脑市场的11.49%。移动市场份额,360表现更差,不仅远远低于百度,还不如神马和搜狗。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超过360项搜索已经落后,手机卫士一再被腾讯手机管家和百度手机助理屏蔽。业绩超出预期,股价不但没有上涨,反而直线下跌。谁把360从祭坛上推下来的?

360部手机的梦想破灭了。

制造手机是我的梦想。无论谁阻止我制造手机,我都要把它做死,”周小川曾表示,经过一系列30倍的上市,周小川弘毅的典当最终被固定在360部手机上。然而,手机市场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面对华为、OPPO等手机制造商的强势崛起,突破的难度不言而喻。

起初,360移动最受期待的合作伙伴是华为公司。双方基本上达成了协议,但不幸的是他们流产了。后来360决定与非主流制造商海尔合作,制造一种特殊的供应机器,最终被放弃。2014年底,周弘毅两次投资4.54亿美元与酷派集团合资成立合资公司酷派。

360股占49.5%,枯派股占50.5%。出乎意料的是,乐视在受到乐视创始人贾跃亭的干扰后,突然成为库派集团的第一大股东。这意味着乐视间接持有库派集团的大量股份。三方之间的冲突由此展开,结果众所周知。

分手后wa

财务数据显示,360的“无薪酬”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根据江南嘉杰发布的重组草案,尚未注入360的启新智能控制(Qixin Smart Control)是360的控股公司。截至2017年6月30日,奇新智空19家子公司中有9家处于亏损状态,同期奇库科技亏损7054.1万元。

360手机的发展并不顺利。自2018年以来,360部手机被“关闭”和“出售”的谣言接连出现。今年,官方网站上360部手机的许多型号都处于“空置”状态。

去年9月底,媒体报道称,360移动已经解散了在Xi安的手机研发团队,大量Xi安员工已经离职。对此,360移动表示,“这不是解雇或解散Xi的一个手机研发团队,而是将一些手机业务合并到360集团,公司将赔偿那些不愿加入公司并自愿离开公司的人的损失。

360 Mobile还表示,该公司的手机业务将保持不变,未来将考虑物联网业务。果然,今年3月,360 IOT会议如期举行。周小川今年首次亮相,但这次会议实际上只发布了物联网产品,没有提到任何关于360部手机的消息。

在手机方面,360移动助理曾经在手机第三方应用下载平台的竞争中处于领先地位。然而,由于小米、华为、OPPO和vivo等大型手机品牌的存在,它们逐渐推出了自己的应用商店,取代了类似的第三方软件下载平台,如360 Mobile Assistant、颖永宝和百度Mobile Assistant。

随着国内手机行业的激烈竞争,领先竞争趋势日益突出。哈默、美图、金利等二、三线品牌落后,360家也在中国手机品牌发货量前10名中下滑,市场份额较低,换手机会渺茫。

“早起晚聚”在他自己的情绪中,周领导的手机梦破灭了。

2。智能硬件和智能软件:尴尬的收获

在2018年1月的十大移动应用排名中,奇虎360只有一名360移动安全卫士入选。同时,根据年度报告:360年代对智能软件的投资,目前的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360在制造智能硬件方面过于保守。让杀毒软件免费起初是一场革命,但现在世界已经改变了。随着传统商业的衰落,周弘毅也开始寻找新的方式来调整其战略布局。

岐狐360人工智能研究所成立于2015年9月。在2016年的一次会议上,周弘毅在公开演讲中说,他提倡免费硬件,并希望使用360台智能相机来尝试免费硬件模式。当时的战略并不依靠智能硬件的利润,而是依靠产品布局取胜,先赢得用户,然后转化为服务赚钱。

360召开了主题为“硬核新愿景”的智能硬件新产品会议。包括360智能门铃、360安全路线、360清扫机器人和360儿童手表在内的六款产品一举上市。然而,在智能硬件领域,上半年的收入仅为5.04亿元,仅占公司收入的一小部分,利润率远低于公司其他业务部门。

根据360 8月28日的半年度报告,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0.25亿元,同比增长13.95%。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37亿元,同比增长8.95%。扣除不付款后,母亲净利润同比增长39.7%,达到13.90亿元。其中,互联网广告业务仍是360实现业绩的重要基础,同比增长24.16%,达到47.52亿元,占总收入的79%。

从年报来看,目前360对智能软件的投资并不令人满意。

3。“增值服务逆势下滑”从业务结构来看,“网络广告与服务”是360家企业业务收入的主要来源。具体来说,“互联网广告和服务”收入为106.6亿英镑,占收入的81.2%。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为11.8亿英镑

据悉,360目前的业务主要分为两部分。周弘毅主要负责个人业务,齐向东主要负责企业安全业务。12月12日,360公司连续两次发布高级管理层变动公告。一个是360公司副总经理曲兵的辞职声明,另一个是任命张茂为首席财务官的声明。

'互联网公司人员频繁流动是正常现象。不清楚高级管理层为什么离开公司。

但是‘360年的内讧是严重的,在业内广为人知。一位知情人士说。

离场

2017年4月12日晚,360宣布将清理其在北京前进科技的所有股份,并撤销其360品牌授权。董事会同意公司将其在北京前进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股份转让给国外,涉及22.5856%的股份,交易金额为37.31亿元。这意味着360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弘毅和奇虎360前总裁、现任360企业安全首席执行官齐向东完全分离。“360”拆分的说法在业内引起了轰动。

后来,在14日的一次媒体交流会议上,周弘毅说360和迟安新从来没有‘分离’的概念。后者是360年代的投资、支持和增长。为了独立和有竞争力,腾出行业中的股份;目前,两家公司仍有业务往来。

事实上,早在360年的敲钟仪式上,周弘毅的齐向东就为今天的分手奠定了基础。齐向东没有出现在360的上市铃声响起的意识中。齐向东缺席了

360上市这样的重要事件,这为外界对“周琦分手”的预期增添了坚实的基础。

《颠覆者:周鸿自传》年,周弘毅这样描述祁向东缺席的原因:“在360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如期上市并按铃之前,我的老搭档祁向东也准备好来纽约,甚至订了机票,但最终被后面的各种事件耽搁了。正当他应该出现在舞台前的时候,他选择坐在北京保护公司的安全。到目前为止,我非常感谢他。敲钟仪式后的晚宴上,姚珏演奏了一首PPT,她小心翼翼地在上面加上了齐向东的照片,这代表了我们对他的思念和感激。“

16年的争端结束

自2003年以来,周弘毅邀请齐向东担任他创办的3721公司的总经理,周和齐开始合作。3721被雅虎收购后,周弘毅成为雅虎中国总裁,齐向东成为雅虎中国副总裁。

当周弘毅在2005年宣布离开雅虎中国时,齐向东不仅选择跟随他,而且在周弘毅于2006年创立胡琦360后继续与他合作。

在过去的16年里,周何琪终于回答了“世界事务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分裂”这句话。分离后,双方将面临下一场比赛。

对抗迫在眉睫。

从公告中可以看出,360宣布将终止对千鑫的360品牌授权,千鑫将不再使用“360企业安全”和相关“360”品牌的名称进行任何外部宣传和推广。来自360的解释:撤销品牌授权不仅有利于360品牌的完整性和独特性,也有利于公司“大安全”战略的进一步实施。

周弘毅在多个公开场合表示,360应该深入到国家安全、企业安全、社会保障等方面,为企业提供核心技术和解决方案。同时,积极召开科技创新企业、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促进会。祁向东还告诉外界,祁安新正在积极准备上市,并计划在本月内完成股权分置改革。

可以想象,在下一个企业级的“安全”服务市场,两个共事16年的“老朋友”将在争夺市场蛋糕的竞争中正面交锋。

高层管理的分离和高估值是股价下跌的原因。

5。前10名质押股权市值

360质押股权的比例和市值比乐视在贾月亭更差。360和周弘毅的处境非常困难。

Sh

一旦360股跌破“清算线”,质权人很可能被迫清算。公司的控制权可能会改变,其业务发展将受到致命打击。一旦价值4400亿元,360元的市值比乐视向乐视学习时更难控制。

幸运的是,质押方招商银行是参与360家私有化的38家投资者之一,这将给周弘毅更多灵活处理的空间。

但是泡沫总有一天会破裂!

把相机拉回到三年前。周弘毅在当年的私有化提案中说,“美国360股的市值为80亿美元,这并没有完全反映出公司360股的价值”。私有化需要数百亿美元。结果,360人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寻找一个由38名投资者组成的私有化财团,抵押了所有可以抵押的东西,包括“360”商标、总部大楼和股权。同时,招商银行等六家银行借入30亿美元(相当于人民币201亿元)。

周弘毅下了一个“大赌注”要重返a股。这个赌注变成了一颗挂在360多个人头上的定时炸弹。

从2016年3月30日私有化得到确认到2018年2月28日甲股更名,360的业务在两年内没有实质性改善甚至下降。敲响警钟的“新360”很快在动荡的下跌中达到了a股职业生涯的第一个极限。这次交易的市值蒸发了近600亿元。膨胀的股价和估值逐渐揭示了原型。

在他的新书《颠覆者:周鸿自传》中,周弘毅曾经描述过重返a股时内心的混乱:“我知道一旦私有化开始,不管有多困难,它都必须完成。就像在战场上一样,你的枪里只有一颗子弹,你需要击中它。这就像是我职业生涯中另一场不可预测和不确定的赌博。

6。现在股价暴跌了3000亿元。周弘毅的赌博将如何结束?

奇虎360的成长历史就是武术的历史。与瑞星和金山杀毒软件联手遏制腾讯,引发“三问大战”,拯救危机,提升品牌形象,布局个人电脑互联网、个人电脑和移动商务合作等。

与此同时,在《颠覆者:周鸿自传》年,周弘毅写道,“我有时被视为勇敢的外星人,有时被视为极端的反叛者,有时被誉为先行者,有时被视为反叛者。在我20多年的创业生涯中,我有时会处于领先地位,有时会夹在锡拉和夏比之间。我亲身体验了中国互联网的无限可能性。“

现在,已经沸腾了20年的奇虎360正面临股价大幅下跌。如果周弘毅想继续占领市场的“安全”舞台,实现颠覆,就必须“加大行动力度”扭转局面。

目前,360家还没有看到任何稳定股价的实质性措施。市场对周弘毅和“新360”的考验仍未结束。然而,我们不应该放弃对周弘毅的信心。他成功走出了最初的互联网红海,选择了自己独特的“安全”道路,这已经是一个成功。

周弘毅一直是互联网行业的“异类”和强有力的“斗士”。他骨子里的基因是无条件的。我们期待他带领奇虎360在互联网行业取得新突破。

来源:未央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