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卖焦虑的知识付费,真的应该受到指责吗?

随着消费水平的提高,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不断增加。大多数人吃饱喝足后,人们的消费重心将从物质生活消费转向以教育、娱乐和文化为代表的精神娱乐消费。根据艾瑞咨询(iResearch Consulting)发布的《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估计到2020年,文化产业将成为中国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

自2016年以来,知识支付已经探索了两年多。近年来,知识支付已经从原来的在线课程扩展到各个领域,受众覆盖面也越来越广,从了解实况、听喜马拉雅山书籍的人,到知识星球和各个专业领域的自媒体人。无论你是想学习新的专业知识,再次学习英语,还是只想听故事打发时间,你都可以找到相应的产品。然而,最近几天,很少有关于知识支付行业的报道,这似乎表明整个行业现在正陷入一种沉思和转型之中。

回购率低的深层原因

根据QuestMobile的报告,2018年活跃移动互联网用户的月增长率仅为3400万。随着交通红利的消失,移动互联网开始进入股票时代。现在互联网行业的一句老话是“互联网下半年”。流动红利的消失实际上是一种表象,更深层次的是流动的数量和质量发生了变化。如果上半年的野蛮增长依赖于流量来支撑企业的增长,那么下半年的流量质量就更重要了。具体来说,用户贡献的价值更大。

对于目前的知识支付,最大的缺点是用户不愿意支付。《2018年中国在线知识付费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在线知识支付产品的平均回购率仅为30%。由此可见,许多用户在购买一次知识支付产品后,并没有在同一平台或同一知识领域再次购买该产品。因此,互联网江湖(身份证:贵宾信息技术1)团队实际上来自两个来源。

反人类和焦虑

一方面,知识支付的兴起来自于现代生活和知识变革的加速步伐。在2000多年的农业社会中,人们日出时工作,日落时休息。科技进步缓慢。几十年来,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生中几乎不可能看到任何新事物。年轻时学习一项技术可以持续一生,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会变得更有价值。

在现代社会,特别是进入20世纪后,科学知识以指数级的速度爆炸,社会面貌也发生了迅速的变化。你刚刚学会了C语言,Java又开始流行了。什么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除了技术,还有其他购买技巧和投资指南等着你。

面对新事物,一个没有知识和负担的孩子在接受新知识时,显然比一个有太多思维惰性和知识负担的成年人有优势。因此,在这个快速变化的社会中,只有不断收费并敢于接受变化,人们才能被淘汰。因此,人们比过去更加焦虑,知识支付的出现正好满足了我们这部分的需求。

因此,一些用户会在一些知识支付平台上购买大量课程来充实自己,以缓解焦虑。一旦购买,自我安慰的目标将会实现,焦虑将会减轻,并可能有良好的自我改善。然而,如果累积的课程不被听取,将会造成巨大的压力,使购买新产品变得困难。

另一方面。无论如何,知识支付本质上是一种学习,而学习是一种反人类的过程。尽管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渴望提高自己,但很少有人愿意花时间和金钱在长时间的学习上。因此,这种基于无监督机制的反人类商业模式很难持续很长时间。

更重要的是,知识支付是非标准产品,这使得很难满足绝大多数人的期望。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满足大多数人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问题。与继续学习或教育培训相比,知识支付缺乏权威、规范的教学计划和考试,因此结果难以衡量,这也是许多人感到自己拥有知识支付能力的重要原因之一

其次,就像当时的互联网金融一样。无论哪个行业盈利,都会吸引许多“成功人士”浑水摸鱼。这个行业的最初印象很好,但是总有一些投机者想在这个行业的各种系统完善之前发财。在媒体的放大效应下,整个行业被抹黑,似乎成了小偷。

对不合格知识支付最常见的批评是利用我们的焦虑去销售精神产品。到目前为止,仍有许多媒体和公众数字随意包装了一名写作专家和一名操作专家,然后给你99,199英镑的价格来教你反击的时间和天数。正如一位内部人士认为的:“目前,知识支付仍然是基于包装。然而,为了留住用户,我们还需要高质量的内容,而不是噱头。”

可以说,每个人对知识支付感到失望的最大原因是,在知识支付被细化和专业化之前,大量追逐名利的江湖骗子涌入该行业,一次收获,从而彻底败坏了该行业的声誉。与当前的互联网金融一样,2014年和2015年,互联网金融在促进居民财务管理和企业投融资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国家也尝试了各种方法来鼓励“金融创新”。然而,如今有如此多的平台让互联网行业浑水摸鱼,任其发展,政府不得不将互联网金融完全置于冷遇之下,只留下一根羽毛。

知识支付在一定程度上不能保证疗效。事实上,用户的焦虑是真实的,为这种焦虑创造良好的商业实现是合理的。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大多数用户对他期望过高,所以效果总是不尽如人意。

但是从作者的个人经验来看,支付专业知识显然比其他渠道更快地了解垂直领域的专业知识,至少比一些肆无忌惮的媒体要好得多。例如,喜马拉雅山的一些硕士班在教学领域和多年的经验中被一些专业人士高度总结,但就知识而言,他们的素质远高于普通高校教师。

出售焦虑没有错。用户体验是关键。

如今,许多人指责知识支付销售焦虑。有人甚至说知识支付是年轻人的“力量”。但事实上,从某种角度来看,焦虑是我们普通人进步的源泉。正是由于对世界运行规律不确定性的担忧,人类发展了各种科学,如农业种植、大气科学、物理等学科,试图掌握世界运行规律,以便更好地预测未来,避免灾难。

因此,适当的焦虑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件好事。正如网易新闻客户端的行为数据所示,用户最大的需求不是娱乐或信息,而是自我成长。

所以,从焦虑中赚钱是可以理解的。问题的关键在于,大多数知识付费产品的最终体验和用户的期望之间存在很大差距。为什么罗振宇的新年演讲受到很多批评,质疑他的销售焦虑?

原因是尽管为这些知识付费的文章和音频可以清楚地向你解释一些晦涩的知识,但人们知道很多。但是知识本身并不重要。对于新知识的研究,它分为理解、理解、掌握和应用。然而,知识支付仅仅停留在理解阶段,更不用说理解并将其应用于实战。此外,对大多数人来说,没有实战的机会。因此,对于知识的研究来说,知识本身是无用的。

此外,教育不仅需要学习知识点,还需要老师和同学的陪伴。许多人怀念他们的学校时光,不是因为他们学到了多少知识,而是因为他们可以在学校认识许多朋友,并且在一起成长的过程中有一种非常充实的感觉。因此,大多数人愿意为完整的教育生活付费,而不是为知识付费。

因此,为了打破这种局面,首先要做的是摆脱纯在线教学的形式,比如提供一些离线分享和交流会议。在传递知识的同时,它还能满足用户的社会和情感需求,给用户一个完整和充实的

其次,退潮后,也有真正强大的人会留在岸上。在知识支付的初始阶段,当用户愿意尝试新鲜事物时,一些低劣粗糙的知识支付可能仍有生存空间。然而,随着用户理性的提高,内容是大多数知识支付产品的核心。除了娱乐产品和日常生活中流行的产品,垂直和专业的深度内容将成为最大的趋势。

目前,一个非常明显的现象是,与过去只以成功为核心的知识付费相比,现在的场景更加多样化,内容更加详细,更加强调教师的专业水平。然而,那些未经核实就把自己塞满一堆空简历的“明星”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可以看出,目前各种平台已经在这方面连续推出了:门喜马拉雅硕士课程,并支持各垂直领域的专家。智虎开办私人班;答案被改为“擅长”,内容不再局限于泛娱乐内容。字节跳动还在去年7月推出了知识服务应用“学好”(Learn Well),涵盖阅读、工作场所、文化、儿童等类别,分为音频和视频两种形式。因此,知识支付的核心是能否为用户提供高质量的内容。

虽然自我成长对一些人来说仍然是必要的,但知识支付仍然有很大的潜力。退一步说,如果没有知识支付或内容媒体,有没有更好的方法获取知识和缓解焦虑的良药?免费的东西可能是最贵的。因此,即使知识支付在当前互联网行业有点冷,互联网江湖(ID: VIP IT 1)团队相信,在可预见的未来,知识支付必将回归王者,成为许多文化产业的重要支柱。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购游行编号:互联网江湖,微信号:13124791216,转载并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将被起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