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建设严昊谈疫情:办法总比困难多 不考虑减薪裁员

最近,随着疫情防控工作的继续推进,一批重大建设项目也开始提速,经济“疫战”的声音也开始响起。

2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召开会议,指出要突出重点,优化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投资,充分利用中央预算内投资,调动民间投资积极性,加快一批重大项目建设。

作为世界500强中排名第97位的全球最大民营建筑企业,太平洋建筑的生产和运营备受关注。

“我们已经建设基础设施很多年了,不管是海啸还是地震,我们总是感觉到一种危机感,就像我们踩在薄冰上一样。太平洋建筑集团董事长严昊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目前该集团全国80%至90%的项目处于停工状态,但他多次强调,“解决方案总是比解决方案更难”。

最近,太平洋建筑加强了与当地政府的沟通,一些项目已经获得许可,在广东、湖南和广西的一些符合条件的地区恢复施工。

“我们有信心今年继续实现两位数的增长,”严昊说。疫情过后,国家可能会考虑加强基础设施来刺激投资,希望在此前提下给民营企业更多参与国家重大项目的机会。

同一个话题的问答:

新京报:目前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严昊:我认为现在最大的困难是恢复第一线的生产。我们可以克服目前感觉不到的所有其他困难。

北京新闻:最期待的帮助和支持是什么?

严昊:我们最需要的支持是在基础设施行业给我们的私营企业一个开放、公平和面向市场的环境,而不仅仅是在这个时期。基础设施行业仍然相对由国有企业和中央企业垄断。疫情过后,国家可能会考虑加强基础设施来刺激投资,希望在此前提下给民营企业更多参与国家重大项目的机会。

北京新闻:目前,这种流行病对太平洋的建设有很大的影响吗?

严昊:一定有一些影响,但目前我不认为这是根本性的。根据行业多年的规律,就时间点而言,基础设施行业在第一季度春节期间不符合建设条件,许多地方项目本身在冬季也不符合建设条件。此外,春节过后,上下游物流运输等方面的物资供应需要恢复,因此生产效率和产值的高峰期往往是在下半年。

就目前而言,即使二月和第一季度亏损,对我们全年的影响也不是很大。如果运营和生产能在3月份逐步稳步恢复,我认为对我们的影响仍然有限,我们仍然有信心确保全年目标计划的完成。

北京新闻:今年太平洋建设的全年目标计划是什么?

严昊:与2018年相比,我们在2019年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我们计划今年与2019年相比实现两位数的增长。

新京报:作为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大的民营基础设施企业,太平洋建设项目的暂停和复工情况如何?

严昊:流行病预防和控制的主要影响是重返工作岗位的问题,包括一线工作人员在人员流动的限制下无法到位。太平洋建筑的主要业务一直是基础设施投资和建设。我们所有的利益必须来自一线生产。未能在第一线恢复工作意味着没有福利来源。

从前些年到第一个月的10号,我们的中南项目人员一个接一个的来恢复工作。如果不受天气影响,首个月下半年的复工率基本上可以达到80%至90%。目前,全国80%至90%的项目仍处于停工状态。

当我之前谈到基础设施行业时,峰值输出值通常在se

事实上,尽管一些当地项目已同意恢复工作,但它们仍受到物流限制,如大宗材料。当一些材料到达时,今天不可能开始工作,也不可能停止工作。在这方面,我们仍然希望整个上游和下游能够逐步恢复秩序,企业最终将遵循国家机器。

在一些地方,目前复工审批主要集中在高科技企业、金融企业等。基础设施企业可能仍在排队。我们一定会通过我们的措施与当地政府充分沟通,消除担忧,增强信心。例如,我们的办公系统有集团所有员工春节期间的行程,员工交通也是点对点的安全措施,如包机和包机。我们的一些核心管理人员已经带着当地的批准和良好的保护措施到达了项目的前线,并为恢复工作做了沟通和准备工作。

基层政府正面临最复杂的前线形势。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措施,我们能够与地方政府共同努力,以统一、科学、分级和区域的方式逐步恢复工作。

新京报:集团项目的建设周期会受到影响吗?

严昊:建设期肯定会有影响。最近,我们陆续分析了不同地区每个项目的具体调整措施。我们每天都在通过信息化进行集中跟踪和沟通,并根据不同的返岗时间节点考虑可以采用的不同方案。

虽然工作目前暂停,但我们的整个操作并没有停止。对于各种工程,特别是今年必须完成的工程,应根据天气情况进行合理微调,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保证工期。我们的心态是反思自己的义务,而不是总结他人的权利。这样做总是更难。即使出现疫情,我们仍希望目标计划能在年底前顺利完成。

我们相信太平洋建筑有信心恢复施工期。作为一个基础设施企业,在保证质量的基础上,早施工、早竣工、早交付可以取得较高的综合效益。同样,我们希望在政策层面上,对一些因疫情而无法赶上建设期的基础设施企业进行三维考量。并不是说由于疫情造成工期延误,违约责任将由企业承担或作为结算依据,否则可能会对政府信贷金融机构的信用带来一系列影响。

北京新闻:在太平洋地区建立资本链和物流有压力吗?

严昊:目前,我不认为我们有太多的担心。除了第一线不能像往常一样在第一个月的10号现场开工,我认为我们目前的整体运作是非常可控的,包括很多企业担心的资金问题。金融机构仍在正常地向我们借贷。

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准备应对基础设施建设。海啸、地震等等,我们总是有一种如履薄冰、面对深渊的危机感。我们自己的计划也是根据一年的总体计划制定的。

对于小微企业,由于规模较小,应对措施和准备基础可能相对较差。我还看到媒体报道,从事餐饮和大众消费的企业西贝面临更大的压力。毕竟,他们的商店必须承担租金,并且有大量的员工,所以他们在关门后肯定会承受很大的压力。

最近,我们也与上游和下游供应商进行了更多的沟通,尤其是一些目前面临困难的上游供应商。我们将提供支持,例如根据今年的订单计划提前支付一些预付款,至少在此期间他们将不得不生存。其中许多企业也是中小企业,受到现金流的压力。一旦现金流被切断,企业的资金链将被切断,企业将无法生存。

物流,作为一个企业,我们绝对没有办法在大范围内进行干预。我们只能根据当地情况想办法解决。超龄

在当前形势下,我们没有因为人流的影响而停止。从1月30日起,我们通过电话会议进一步统一和完善了全年的总体工作计划。我们利用目前在国内的时间,进一步完善和完善了我们的目标计划,并将考虑适当的细节。

现在我想虽然每个人都停下来了,但这只是给了我们思考的空间。目前的工作实际上是确保每个人的大脑在第一个月的10号已经慢慢进入工作状态,这样当政策允许我们返回工作岗位时,我们就可以做好快速反应的准备。

北京新闻:太平洋建筑拥有大量员工。公开介绍显示有多达36万名员工。集团采取了哪些措施来保护员工的健康和安全?

严昊:目前,我们的工资通常是按时支付的,对员工的保护也是按照原来的标准。湖北员工的工资也和往常一样。我们没有考虑过减薪和裁员,也不会考虑。一个是我们的感受,另一个是我们多年的企业文化。我们不会这样做。

在返岗方面,一旦全国各地开始返岗,我们将尽最大努力选择包机在人员相对集中的地方接送员工。在早期,我们通过一个系统了解员工在春节期间的活动。我们可以把没有与外界密切接触的员工从安全的地方送到项目中,然后关闭他们进行管理。风险更加可控。

我们还要求下属团体和地方政府提前做好防疫物资的采购工作,包括口罩、消毒剂、体温计等,为节日后员工的返岗保护做好准备。

新京报记者朱月一和赵一博编辑许超校对王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