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10万亿的板块太难了:新股破发潮、破净潮都来了

原始标题:超过100亿个盘子,太硬了!新股爆了,网爆了.总市值超过10万亿美元的银行都来了,“太难了”。

今天(12月10日),近十年来最大的a股首次公开发行:邮政储蓄银行()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5.6元的开盘价仅比0.1元高出1.82%。

晚上9: 30后,邮政储蓄银行股价迅速下跌,交易量迅速扩大,一度达到5.53元,接近发行价。

立即有资本介入,其股价迅速反弹超过2%。截至收盘,每股价格为5.61元,全天上涨2%。

值得注意的是,邮政储蓄银行上市第一天的汇率高达54.45%,交易额高达90.5亿元,这意味着成功的个人投资者基本上已经全部卖出。如果平均价格是每股5.59元,成功的个人投资者平均只赚90元。

在此之前,投资者对邮政储蓄银行购买新股持强烈的观望态度。一些投资者担心邮政储蓄银行会在上市的第一天破产。然而,从今天的收盘情况来看,邮政储蓄银行上市的第一天“差一点”。

然而,在此之前,银行新股的趋势极其坎坷。

银行新股陷入“突破”困境

就在邮政储蓄银行新股申购前,重庆农业商业银行出现“最差新股”,浙江商业银行出现“首日突破”。

11月26日,浙商银行()登陆a股的第一个交易日,开盘仅10秒钟就破了。第二天上市时,股价下跌了4.63%,每一次中标都损失了200元。迄今为止,其最新收盘价也从每股4.94元下跌逾7.29%。

10月29日上市的重庆农业公司()作为第一家“A H”农业公司,在上市的第一天就开始交易,第二天就跌停。11月11日,该股跌破每股7.36元的发行价。

重庆农业商业银行继续其下跌趋势,截至12月10日每股6.58元,较发行价下跌超过10.60%。

这两只银行股也是今年银行业唯一的破碎股。

紫金银行的股价在两天内下跌了13%

而另一家银行的第二次新股价最近也遭受了沉重的打击。

今年1月3日,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紫金银行在全国城乡商业银行中行协会“十佳”评价体系中排名第十,表现优异。

从2月开始,紫金银行的股价开始走出谷底,出现一波飙升的价格。截至3月7日,该股最高价达到11.8元/股,累计涨幅超过1.4倍。

12月9日,紫金银行突然倒闭。其股价一度接近极限,收盘下跌8.53%。第二天,其股价再次下跌4.93%,两天累计跌幅超过13%。

股价暴跌的背后是禁令的解除。即将完成上市周年纪念的紫金银行,将于2020年1月3日欢迎首次限售股解禁。首批发行股票22.07亿股,涉及387名股东,占总股本的60.3%。

根据解禁前一天的收盘价6.21元/股,解禁市值将达到137亿元。

然而,紫金银行今年的累计涨幅仍是其他上市股票的最高值。尽管其股价在过去两天有所下跌,但仍比发行价上涨了近75%。业内人士认为,有很大的回落风险。

但值得一提的是,从11月至今,银行业(沈)在所有行业中排名倒数第二。

在2019年上市的8只银行股中,除邮政储蓄银行外,目前只有紫金银行、清农银行和Xi安银行的开盘价分别同比上涨21.19%、3.61%和1.62%。跌幅最大的仍是重庆农业商业银行,其股价较上市首日的开盘价8.83元下跌了近30%。

对于市值超过10万亿的银行股来说,“太难了”。

除了爆发和急剧下跌,银行股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低于净资产的上市银行数量逐渐增加,市场关于“破网”的讨论也逐渐增多。

数据显示,自2013年以来的四次主要市场清理中,超过60%的银行股跌破1。

从2013年12月16日至2014年11月27日,银行业的账面/账面比率连续233个交易日低于1,这是最长的净突破历史。其中,2014年5月19日、5月20日和6月25日三个交易日,深湾银行业的账面/账面比率仅为0.85,为历史最低水平。

2016年初,即使市场大幅反弹,五大国有银行的市净率也降至1以下;

然而,在2017年8月底,在市场条件的驱动下,只有8家银行破了网,当时最低的交通银行的市净率为0.77,回到0.86。

2018年5月底,26只银行股中有15只出现净亏损,这也引起了市场的关注。当时,华夏银行的净违约率最高,市盈率只有0.71倍。

值得注意的是,盈亏平衡不仅见于a股银行。香港股票市场和美国股票市场都存在银行股的市净率低于1的现象。例如,香港股票的汇丰控股、渣打银行、美国股票的花旗集团、美国银行等等。

银行“维护股价”

随着股价持续下跌,10多家银行已经开始采取相关措施稳定股价。

据不完全统计,郑州银行、长沙银行等10多家上市银行因“破网”而触发了稳定的股价状况。

一般来说,银行在招股说明书中设定股价稳定措施的触发条件。

以郑州银行为例。扣除利息后,最近一期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为4.72元。该公司a股已连续20个交易日收于4.72元以下,符合触发股价稳定措施的起始条件。郑州银行表示,将在12月19日前召开董事会,制定并公布稳定股价的具体方案。

此外,12月9日,弄玉商业银行发布公告称,从11月12日至12月9日,公司股票收盘价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最近一次经审计的每股净资产,触发了启动股价稳定措施的条件。

然而,相比之下,2017年前上市的大多数银行股在破网前仍有超过20%的“安全缓冲”。

事实上,9月和10月银行业增长了7.5%,超过了同期上海和深圳300指数的2.3%。天丰证券认为,这波银行股价格上涨有三个逻辑:低估值、转换估值;修正市场对经济过于悲观的预期;板块旋转。股价领先于基本面,并遵循基本面预期。第三季度的报告略好于预期,也是一个催化剂。

wind数据显示,自2019年以来,银行股的业绩增长率正在改善。上市银行2019年第三季度收入同比增长12%,高于2018年的8.3%,增速大幅提升。净利润同比增长8.2%,比2019年上半年增长1.5个百分点。

在这种背景下,仍有基金追逐银行股。自去年11月以来,北上的资本大幅增加,银行的净股也出现了下跌。

11月,资本斥资5亿多元购买江苏银行6993万股。持有的股票数量和股票的市场价值达到了历史新高。此外,自去年11月以来,中国工商银行、北京银行和其他银行也北上购买了逾1亿元人民币。

业内一些人认为,银行股的价值不能仅通过股价与账面价值的比率来判断,银行的股息也同样重要。银行股票的市盈率、利润增长率和资产质量都是重要的参考指标。

分析师表示,银行估值的分化将在未来继续。然而,在早期,外国投资者对银行股持谨慎态度。关键在于不透明的资产质量和层层嵌套的风险。然而,随着资本管理新法规的推进和缺陷的更充分暴露,外国投资者现在更加大胆地对银行进行估值,并开始关注银行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