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底黄之锋:拼爹上位 国际舞台上“跳梁小丑”

原标题:自下而上:在国际舞台上“跳梁”是多么尴尬!

23岁的黄之峰是栾岗集团精心挑选的傀儡。

△黄之峰

说到他,很多人第一次想到《庄子》中描写的“小丑”形象。“难道你看不到海狸兽吗?”你没看见野猫和黄鼠狼吗?猖獗的骚乱不会导致大气候。

国际舞台上的“跳梁”有多尴尬?

尴尬一:通过拍照恐吓泰国政客?

自反修正主义暴力示威以来,“香港骚乱”黄之峰一直在四处煽风点火,到处跳来跳去,每天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政治家合影,以证明他的影响力。

10月5日,在《逍遥游》的一次会议上,他会见了泰国新未来党的领袖Thanathon。黄之峰按照正常操作,迅速摆好姿势,围成一个圆圈合影,并内外谈论香港问题。这一举动真的吓坏了塔纳屯。

田东迅速发帖解释说他是被《经济学人》杂志邀请去参加香港活动的。事后,他只是匆匆地和黄之峰见了面,聊了5分钟。拍了一张集体照后,他分手了。

据泰国媒体报道,黄之峰方面加剧了这一事件,有关方面不得不发表澄清声明:“这纯粹是一场误会。”“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与黄之峰会面。我与中国香港的任何政治组织都没有任何关系,今后我也不打算与中国香港的任何政治组织有任何关系。我在新未来党的职业是建立民主和先进的泰国社会。”

尴尬2:被指控为柏林墙下的“叛徒”。

上个月,黄之峰在接受持反华立场的“德国之音”采访时说:“我们强烈意识到香港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

“香港造反派”集体煎锅,原来黄之峰是个“叛徒”。

事件发生后,黄之峰重复了两个帖子来为“德国之声”和其他媒体造句和翻译“错误”进行辩护。

据《环球时报》报道,黄之峰辩解说,他只是“意识到”香港是“北京管理下的中国领土”,并说他同意“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是“太断章取义了”(意思是“断章取义”)。

尴尬3:困惑的“美国爸爸”

《经济学人》睁着眼睛说,一些香港媒体把黄之峰诬陷为美国“布偶”。

与北京关系密切的当地报纸试图诽谤他为美国的工具。

结果,黄之峰不忍心说出真相,“坑”了“美国父亲”。

2019年8月7日,黄之峰在接受质询时承认,他曾与美国驻香港领事进行过交流,包括试图制裁香港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以及要求美国不要向香港警方出口设备。承认他和罗曾去美国会见当地官员。

△图为黄之锋(左二)、罗冠聪(左三)等人正与Julie Eadeh(右二)密会(来源:港媒)

△图为(左二)、罗(左三)等与朱莉埃德(右二)亲密接触(来源:香港媒体)

“跳梁小丑”一系列尴尬行为,不足为奇。“香港独立”组织“香港团结”非常清楚,其秘书长个人素质不高。2017年,黄之峰在他的个人脸书页面上发布了一个“手机计划”,在介绍20多个单词时出现了4个错误。

为什么美国会发现这样的人是一个傀儡?

美国在黄之峰看到了什么?

特征1:“香港独立”后裔的身份可以说是父亲的上级。

2011年,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推出了《品德教育与国民教育(小一至中六)课程指引咨询稿》,建议增加这一科目,以加深学生对祖国和国家认同的认同感。但是反对派声称这是“洗脑教育”,并坚决反对。

黄之峰此时“脱颖而出”。

当时,黄之峰的父亲黄伟明所在的香港公民党,为了扩大其社会影响,选择了一批党员的子女作为重点培养对象。

所以,14岁的黄之峰作为学生代表

这是为什么?因为黄之峰学习成绩不佳,不关心香港教育的发展。他想通过煽动骚乱来争取自己的地位,继承他父亲黄伟明的“香港独立”事业。

在公民党的培养下,黄之峰在反国民教育风暴中“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成名”,并被誉为“一种可以制造的材料”。

有网友报道称,2011年7月,黄之峰和他的父母及家人应美国商会邀请访问澳门,住在美国资助的威尼斯度假酒店的高级套房里。

特征2:偏执和放纵的天性

黄之峰1996年10月出生于一个基督教家庭。他的父亲黄伟明是公民党的成员。整个家庭的价值观倾向于英国和美国。

在高中一年级时,黄之峰患有诵读困难症(拼写困难导致身心健康受损和学习能力薄弱),导致学习成绩不佳。黄伟明在接受香港媒体采访时曾表示,当时他对黄之峰的研究不抱任何希望。然而,这丝毫没有影响他把黄之峰培养成“香港独立”后裔的决心。

据香港媒体报道,后来,黄伟明发现黄之峰极度偏执。他非常满意和支持。

在学校期间,黄之峰建立了一个脸书页面来抗议学校食堂的食物不可口。令学校惊讶的是,黄之峰的方法得到了他父亲的高度赞赏。

据香港媒体报道,黄之峰在高中交作业很晚,老师的语气不好,这让黄之峰很生气。当他回到家时,他把这件事告诉了黄伟明。黄伟明打电话以严厉的态度训斥了老师。他不应该那样说话。每次我提到它,都是老师的错,但我还是不想说迟交作业也是错的。

这样,本该在他这个年龄学习的黄之峰,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制造麻烦上,发展出“小题大做”和放大不满的能力。

功能3:你可以做任何事来获得政治资本。

2014年9月,尝过甜头的黄之峰煽动学生参与非法“占领中学”,并敦促学生在大学和学院罢工,批评反对这一想法的家长和学校。

在2014年11月非法“占领中环”运动结束时,黄之峰前往旺角弥敦道非法占领区,明知故犯地违反法院禁令,故意阻挠法院进行清理行动。其后,他于今年因藐视法庭罪被香港高等法院判处即时监禁,并于六月十七日被释放。

黄之峰在入狱前不仅没有忏悔和承认自己的错误,而且还在社交平台上刻意展示。他被外界指控利用监禁来吸引公众注意力和获取政治资本。

如果你让他死了,就让他发疯吧。黄之峰把美国砒霜当作蜂蜜。

果然,2014年,黄之峰因为非法的“占领中国”事件被美国周刊亚洲版《纽约时报》选为封面人物。像大多数西方媒体报道一样,《时代》对黄之峰的介绍充满了钦佩,称其为“占领中环”运动的“面孔”。

但《时代》在报告中没有提到的是,黄之峰领导的对抗是彻头彻尾的非法行为,不仅给香港经济带来重大损失,也重新点燃了香港的法治精神。

据香港媒体事后报道,在“占领中国”期间,黄之峰秘密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获得160万美元用于其“新民主主义”活动。他领导的“民智运动”成功说服了大批学生参加罢工、街头政治演讲和大规模绝食等抗议活动,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成为美国眼中的下一代“香港独立”接班人。

从那以后,黄之峰在错误的道路上越陷越深。而黄之峰的“浪漫主管”让他毫无顾忌。

香港媒体称,黄之峰等人被判入狱后,每人每月可获得1万港元的“资助金”。他们不仅没有回复

当天,法院以非法集会罪判处黄之峰6个月监禁,这与他17岁时领导2014年示威游行有关。

就在那一天,法院以非法集会罪判处约书亚6个月监禁,罪名是他在17岁时领导了2014年的示威游行。

为了突出“可怜”的父亲在半夜的孤独无助感,黄伟明在白天故意拉上窗帘,打开灯,穿上睡衣。他盘腿坐在床上,直盯着前方。

但是谁想帮忙呢?现实总是给这样一个小把戏以沉重的打击。阳光透过窗帘和墙壁之间的缝隙照射进来,撕开了“香港独立”的面具。

对外面大太阳的高度自治视而不见,打开一盏小灯,称之为“民主”。黄伟明的照片恰如其分地讽刺了两代“香港独立”人士的荒谬行为。所有有识之士都知道香港有高度自治,但他们又如何呢?不要拉上窗帘,假装黑暗。

西方只是拿“香港独立”当棋子。只要找到合适的时间切断电源,小灯里的“民主”就会瞬间陷入黑暗。

庄子很久以前就写了“小丑”的结局。东方和西方跳过一个横梁,不互相竞争。他们经常走进陷阱,死在网里。

黄之峰,请回家看看历史和镜子。哪个“小丑”终于结束了?

△黄之峰数据地图

天天看高清影视在线观看 久久爱www免费人成 久久香蕉国产线看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