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江涛、周子衡:数字法币将开启数字信托大发展 | 央行与货币

2019-09-01 00: 58: 49财务来了

中航信托有限公司董事长温江涛,浙江现代数字金融技术研究院院长周子恒

中国经济已进入数字经济发展的历史时期。数字法律货币的发行和运作将直接带来数字金融的爆发式发展。其中,数字信托融资将优先考虑,从零开始,从小到大,从数字金融的重要基础设施之一,到引领高科技数字金融业的发展。

数字法律货币不参与货币创造,不产生利益,需要启动数字信托以实现其投资功能

数字法定货币的发行和运作开启了双币系银行货币和数字法货币。两者的名义货币条款是一致的,固定汇率为1: 1,作为等价货币,属于两套不同的账户系统:银行账户系统和数字法定货币账户系统。也就是说,银行货币或数字法定货币实际上只是属于不同账户系统的相应账户的数字。

只有银行货币才有创造货币的能力。它通过存款和贷款的转换在银行账户系统中实现,以实现货币的创造。数字法定货币不是银行货币。它与银行账户系统分开,仅限于自己的数字账户系统。非存款,没有衍生贷款,即:不参与货币创造。严格来说,只有账簿支付发生在数字法定货币账户系统中,并且不会发生账面录入贷款。因此,数字法定货币账户系统不具有货币创建功能。甚至有人说,这个账户系统从一开始就不受货币创造的影响。这既是货币监管规范,也是数字技术标准。从这个意义上说,数字货币是M0的替代品,而不是银行账户货币意义上的现金。

原因是数字货币与从银行取得的“现金”基本相同。在任何时间点,现金只有一个所有者。因此,没有人会来支付利息。鉴于数字法定货币是通过购买和赎回方式发行的,数字法定货币的发行和操作取代了相应的银行货币部分,并且总金额不会直接受到影响。然而,数字法定货币的发行意味着银行货币的减少,这反过来表明银行系统中创造货币的能力将会降低。原因是数字货币取代了部分银行现金,不参与货币创造。

用银行货币逐步取代数字货币,已经结束了参与货币创造的各单位货币的历史,这有利于央行货币政策结构的改革,利率水平将保持历史稳定。然而,对于数字法律货币持有者而言,它也带来了新的问题或问题:支付效率越高,由于闲置导致的效率损失越高。谁将支付数字货币?在第三方支付T + 0的条件下对财务解决方案建模可以是解决方案。但是,坦率地说,这是一个“回头”,即将数字法定货币兑换成银行货币以解决“支付利息”的问题。这表明数字法律货币账户不仅要实现支付效率,还要有投资功能,从而提高资本效率结构。

最佳解决方案,即通过信任转换,突破了数字法律货币账户的单一支付功能的限制,并扩展到投资方向。实现这种转变的关键是为数字法律货币账户启用数字信托功能。

数字信托是数字货币的最佳法律安排。

在民法意义上,财富转移主要包括借款,捐赠,继承以及债务的要求和清算。换句话说,在大陆法系中,没有“同一种货币财富属于不同的人,甚至是不确定的主体”,这与所有权的基本原则相冲突。此外,民法还不能解释和支持存款行为及其衍生银行货币活动。这需要银行法的法律支持。银行法,证券法,公司法,比尔法,保险法和信托法都属于商法范畴。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大发展带来了一系列的商业活动,如公司,证券,银行,保险,票据,信托等。它也植根于资本主义的法律革命,即民法中商法的革命。

市场经济需要银行法来支持银行货币活动,而数字经济也需要相应的法律安排来支持数字法律货币活动。在新的法律形式出现之前,数字法律货币账户系统的投资功能是通过信任实现的,这是最好的安排。这种信任安排是一种数字解决方案,即为数字法国货币账户建立信任转换功能模块和操作规范。一般来说,配备两个钥匙的钱箱,一个是实现所有人的数字支付,另一个是由受托人实现相应的投资活动。

需要强调的是,为什么存款人和银行不能拥有一把钥匙,就像银行账户系统一样?因为数字法国货币是数字现金,所以在任何时间点都只能有一个所有者。也就是说,数字法国货币账户系统自然不具备银行账户功能,需要通过信托转换。

简单地说,数字货币账户的功能与银行账户功能根本不同,有必要实施信托安排。这种安排表明,数字货币活动仍然可以在商业法的管辖范围内实现,并且没有必要或不可能恢复民法条件以作出适当的法律安排。当然,信任的数字化是标题的正确含义。只有数字信托才能进行数字法律货币的一系列功能扩展。如何在数字法律货币的条件下实现信任的数字化?这已成为一项迫切的现实主题和实践任务。

Digital Trust有助于形成数字法定货币资金池,扩展和深化数字金融体系

数字法定货币的发行和运营是个人数字支付的首要要求,即数字法律货币替代零售业中的M0。大量个人数字法律货币基金的融合是数字金融扩张和深化的基础。不能采取“返还”的第三方支付管理功能,即不能将数字货币返还给银行货币来实现资金的聚合功能。通过数字信任,实现大量分散的数字合法硬币的汇聚和聚合,实现数字法定货币资金池是一种自然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数字信任是数字金融系统的重要基础设施之一。

个人使用数字法律货币直接实施一系列支付和投资,而无需所谓的“数字信托”或相应的资金池。但是,个人数字法律货币账户中闲置的资金通常太小且分散。投资收益通过业主的决定实现。个人时间资源或决策资源经常被占用太多或太频繁,并且机会成本高。这是数字经济的现实约束。因此,有必要对数字法律货币账户的自动或智能投资功能进行安排,即实现数字信托功能模块,直接存入大量分散的闲置资金而不返回银行系统实现投资功能。换句话说,数字信任将大量分散的空闲数字货币聚合成数字信托基金。

在发行和运营数字法定货币的情况下,有三种数字信托来源:一种是数字法定货币账户系统运营商的直接设置;另一个是信托机构将数字信托扩展到数字法律货币账户系统;三是金融机构建立了数字信托功能。扩展其数字金融服务功能。这带来了一系列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如法律,监督和市场。正是这些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无休止地解决了。可以实现巨大的数字金融市场空间和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说,数字信任也将成为数字金融系统的重要基础设施之一,并在一系列高科技数字金融中发挥积极作用。

本文由作者本人授权。编辑本文:丁开艳

我们期待您的提交

欢迎订阅

深|意识形态|前瞻性|实践

关注经济金融政策的解释和建议

智库全媒体平台

中航信托有限公司董事长温江涛,浙江现代数字金融技术研究院院长周子恒

中国经济已进入数字经济发展的历史时期。数字法律货币的发行和运作将直接带来数字金融的爆发式发展。其中,数字信托融资将优先考虑,从零开始,从小到大,从数字金融的重要基础设施之一,到引领高科技数字金融业的发展。

数字法律货币不参与货币创造,不产生利益,需要启动数字信托以实现其投资功能

数字法定货币的发行和运作开启了双币系银行货币和数字法货币。两者的名义货币条款是一致的,固定汇率为1: 1,作为等价货币,属于两套不同的账户系统:银行账户系统和数字法定货币账户系统。也就是说,银行货币或数字法定货币实际上只是属于不同账户系统的相应账户的数字。

只有银行货币才有创造货币的能力。它通过存款和贷款的转换在银行账户系统中实现,以实现货币的创造。数字法定货币不是银行货币。它与银行账户系统分开,仅限于自己的数字账户系统。非存款,没有衍生贷款,即:不参与货币创造。严格来说,只有账簿支付发生在数字法定货币账户系统中,并且不会发生账面录入贷款。因此,数字法定货币账户系统不具有货币创建功能。甚至有人说,这个账户系统从一开始就不受货币创造的影响。这既是货币监管规范,也是数字技术标准。从这个意义上说,数字货币是M0的替代品,而不是银行账户货币意义上的现金。

原因是数字货币与从银行取得的“现金”基本相同。在任何时间点,现金只有一个所有者。因此,没有人会来支付利息。鉴于数字法定货币是通过购买和赎回方式发行的,数字法定货币的发行和操作取代了相应的银行货币部分,并且总金额不会直接受到影响。然而,数字法定货币的发行意味着银行货币的减少,这反过来表明银行系统中创造货币的能力将会降低。原因是数字货币取代了部分银行现金,不参与货币创造。

用银行货币逐步取代数字货币,已经结束了参与货币创造的各单位货币的历史,这有利于央行货币政策结构的改革,利率水平将保持历史稳定。然而,对于数字法律货币持有者而言,它也带来了新的问题或问题:支付效率越高,由于闲置导致的效率损失越高。谁将支付数字货币?在第三方支付T + 0的条件下对财务解决方案建模可以是解决方案。但是,坦率地说,这是一个“回头”,即将数字法定货币兑换成银行货币以解决“支付利息”的问题。这表明数字法律货币账户不仅要实现支付效率,还要有投资功能,从而提高资本效率结构。

最佳解决方案,即通过信任转换,突破了数字法律货币账户的单一支付功能的限制,并扩展到投资方向。实现这种转变的关键是为数字法律货币账户启用数字信托功能。

数字信托是数字货币的最佳法律安排。

民法意义上的财富转移主要是借款,捐赠,继承以及债务的要求和结算。换句话说,在大陆法系统下,没有“同一货币财富属于不同的人,甚至属于不确定的主体”,这与所有权的基本原则相冲突。此外,存款行为及其衍生的银行货币活动不能用民法解释,也不能得到支持。这要求银行法提供法律支持。银行法,证券法,公司法,票据法,甚至保险法和信托法都属于商法范畴。现代资本主义经济的大发展带来了企业,证券,银行,保险,票据,信托等商业活动的一系列发展。这也源于资本主义的法律革命,即反对民法的商法革命。

市场经济需要银行法来支持银行货币活动,而数字经济也需要相应的法律安排来支持数字货币活动。在新的法律形式出现之前,数字法律货币账户系统的投资功能是通过信任实现的,这是最好的安排。该信任安排是数字解决方案,即为数字合法货币账户建立信任转换功能模块和操作规范。通俗地说,就是为一个现金箱配备两把钥匙,一个用于所有人实现数字支付,一个是用于实现相应投资活动的受托人。

应该强调的是,为什么存款人和银行不能像银行账户系统那样拥有一把钥匙?由于数字货币是数字现金,因此在任何时间点都只能有一个所有者。也就是说,数字法定货币账户系统自然没有银行账户功能,需要通过信托转换。

简单地说,数字货币账户的功能与银行账户功能根本不同,有必要实施信托安排。这种安排表明,数字货币活动仍然可以在商业法的管辖范围内实现,并且没有必要或不可能恢复民法条件以作出适当的法律安排。当然,信任的数字化是标题的正确含义。只有数字信托才能进行数字法律货币的一系列功能扩展。如何在数字法律货币的条件下实现信任的数字化?这已成为一项迫切的现实主题和实践任务。

Digital Trust有助于形成数字法定货币资金池,扩展和深化数字金融体系

数字法定货币的发行和运营是个人数字支付的首要要求,即数字法律货币替代零售业中的M0。大量个人数字法律货币基金的融合是数字金融扩张和深化的基础。不能采取“返还”的第三方支付管理功能,即不能将数字货币返还给银行货币来实现资金的聚合功能。通过数字信任,实现大量分散的数字合法硬币的汇聚和聚合,实现数字法定货币资金池是一种自然选择。从这个意义上说,数字信任是数字金融系统的重要基础设施之一。

个人使用数字法律货币直接实施一系列支付和投资,而无需所谓的“数字信托”或相应的资金池。但是,个人数字法律货币账户中闲置的资金通常太小且分散。投资收益通过业主的决定实现。个人时间资源或决策资源经常被占用太多或太频繁,并且机会成本高。这是数字经济的现实约束。因此,有必要对数字法律货币账户的自动或智能投资功能进行安排,即实现数字信托功能模块,直接存入大量分散的闲置资金而不返回银行系统实现投资功能。换句话说,数字信任将大量分散的空闲数字货币聚合成数字信托基金。

在发行和运营数字法定货币的情况下,有三种数字信托来源:一种是数字法定货币账户系统运营商的直接设置;另一个是信托机构将数字信托扩展到数字法律货币账户系统;三是金融机构建立了数字信托功能。扩展其数字金融服务功能。这带来了一系列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如法律,监督和市场。正是这些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无休止地解决了。可以实现巨大的数字金融市场空间和机会。从这个意义上说,数字信任也将成为数字金融系统的重要基础设施之一,并在一系列高科技数字金融中发挥积极作用。

本文由作者本人授权。编辑本文:丁开艳

我们期待您的提交

欢迎订阅

深|意识形态|前瞻性|实践

关注经济金融政策的解释和建议

智库全媒体平台